Alt

清楚把握过去两千年错综复杂的教会历史,以之为镜,可鉴出自己的得失,教会的得失,世界的得失。